注意到了吗?综艺节目正成为流行语制造机!_长春资讯网
注意到了吗?综艺节目正成为流行语制造机!
分类:人生感悟 热度:

  “battle”“pick”“skr”“c位”“锦鲤”……读者可能会发现,我们日常使用的这些流行语中的大部分都来自综艺节目。在广告和其他的营销文案中,我们也时常可见它们的存在。在过去的将近一年里,综艺节目深度参与了我们的生活,除了提供娱乐欣赏,还影响着我们的表达,催生了更多的流行文化内容,与之同时,文学、电影、电视剧在这方面的作用似乎微乎其微。

  综艺流行语飞入日常生活中

  “不服?来battle。”

  “职工运动会选人,pick我,pick我!”

  “拍照啦,拍照啦,我要站c位。”

  “你这个笑话,这是笑skr人了。”

  “转发杨超越,真人锦鲤求好运。”

  ……对一些年轻读者来说,这样的对话时常出现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。其中,这些让一些年纪大的读者看不懂的流行词汇,大多来自于深受年轻读者欢迎的一些综艺节目。其中,“battle”意指对决、比试,它的风靡源于一批嘻哈综艺的播出,比如今年上半年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,当一位舞者觉得另一位舞者跳得不如自己好时,就可以要求“battle”一下。

  而另一档主打嘻哈文化的综艺《中国新说唱》则将“skr”这个词送入年轻人的日常生活。“skr”是汽车轮胎打转的声音,后来成为说唱歌手在说唱时即兴引入的一种语气词,类似于我们的“啊”“呀”“啦啦啦”,或者“哟哟,切克闹”,本身并无特别的意义,但因为表示深爱嘻哈文化的年轻偶像在节目中频繁使用这个词,使之有了别样的内涵。

  今年夏天,吴亦凡和他的粉丝与体育网络社区虎扑之间有一场舆论大战。以男性为主的虎扑网友认为,喜欢说skr的男偶像吴亦凡自身说唱实力有限,并且以skr为梗遣词造句。从那之后,skr就频繁地出现在广大年轻网友的日常表达中,尤其是在一些戏谑调侃的语境中。

  今年的另外两大现象级综艺《偶像练习生》和《创造 101》则提供了“pick”和“c位”,前者是指挑选,后者是中心位置。这是两档需要观众参与投票的选秀类综艺,因此选手需要在镜头前拉票,希望观众“pick”自己,除了能获得组团出道的资格,这些选手还希望能争取到最重要、瞩目的“c位”。另外,《创造101》中的选手杨超越唱歌不行,跳舞不行,却成功出道,被网友喜称为“锦鲤”,一时间,在社交网站上转发杨超越的照片求好运成为时尚。

  综艺为流行文化提供基础文本

  除了年轻人自己,大众媒体也喜欢使用这些喜闻乐见的流行语,以期能更轻易地博得年轻读者的关注。

  比如中秋节期间的一则月饼地域种类的相关稿件,就有媒体使用了如是内容,“当了拥趸的我们,月饼吃下去,你pick了的那一派,在江湖排位还好吗?可曾抢占c位,是不是想单飞……”。再比如“李易峰第一次视频博客尝试快来品品,本来一本正经的,结果没想到马上垮掉,还想偷偷‘掐掉’,真skr小机灵鬼”。

  针对年轻人的广告和营销文案更是对这些流行词喜爱非常。支付宝就掀起了一场“中国锦鲤”的营销风暴,天猫在微博抽选天猫双11之子,“送上盘古开天辟地以来震古烁今的史诗级表白c位”。本报也曾发起“寻找济南锦鲤,60万+福利独宠你”的活动,网友“路人甲”获得大奖。

  可以说,这些因为综艺而风靡的流行语已经深度参与了我们的生活。当我们在说起这些流行语的时候,已经脱离了综艺本身,而是在新的生活场景中。某种意义上,综艺为我们的流行文化提供了一个文本,影响了我们方方面面的表达,甚至影响了我们的思维方式。在这个文本的基础上,我们不断为流行文化注入新的内容。

  综艺节目更擅长帮观众划重点

  值得注意的,当综艺不断地制造流行文化文本的同时,文学、电影、电视剧在这方面的贡献却微乎其微。

  在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畅销书出了一本又一本,其中不乏大家之作,也不乏一直深受读者欢迎的情感类图书,但几乎难以见到它们能够影响大众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。相较于图片和视频,文字阅读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经历,同时也需要一定的文化素养,这无疑抬高了大众接受的门槛,在这个短平快的时代,不容易成为流行文化文本。

  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《邪不压正》《一出好戏》《西虹市首富》,以及最近正在热映的《无名之辈》都是优质口碑电影,但它们在流行文化文本方面,似乎也没有综艺影响大。这些电影中有很多优质台词,可它们大部分都局限在了电影。同样是姜文的电影,前几年的《让子弹飞》中的“我就是想站着,还把钱挣了”“别急,让子弹飞一会儿”,则一度深刻且广泛地影响了大众文化,至今仍在一些其他场合使用。

上一篇:量化“神组合”的期货操盘经:研发强,则实力 下一篇:生活感悟:另一种生活体验
猜你喜欢
各种观点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